设置

关灯

第18章 害虫

    田中忙碌的父女两人抬头看了从田埂上走来的张延龄一行,然后一言不发又开始低头干活了。

    “嘿!这帮刁民,怎么都是这副德行?见人不知道行礼打招呼的么?不知道他们种的是谁家的地么?”

    马全真是鼻子都气歪了,若不是侯爷在场,他恐怕早已经破口大骂起来了。

    “我家又不欠租子,你们找我作甚?找别人去。我年年的租子都是交上的。”赵铁匠站在稻田里梗着脖子叫道。

    马全正待呵斥,张延龄摆手制止了他,大声叫道:“这位老人家,我不是来找你要租子的,是想要找人说说话,了解了解情形的。我不知道为何咱们庄子里的百姓们租子交不上,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了么?你们都躲着我,我也不知道缘由,如何替你们解决困难?再说了,这事儿躲也是躲不过去的,躲也不是事儿。事情要是解决不了,我也不知道缘由的话,那我可只能将地收回,另找别人来耕种了。”

    赵铁匠闻言楞了楞,将泥手在浑水中胡乱摆了摆,走上田埂来。

    “赵老吉见过东家侯爷。”赵铁匠光着两支泥脚站在田埂上拱手行礼。

    张延龄拱手笑道:“老人家有礼了。实在抱歉,耽误你做事情了。”

    赵老吉道:“倒没什么,我家的地少,就那么七八亩地,活计也不多。很快就会干完的。那个,这里太阳毒辣,咱们去田头树下说话吧。我的水罐放在那里呢。”


    张延龄点头答应,一行人跟着赵老吉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田头的一棵柳树下。赵老吉往田里还在干活的那名女子叫道:“阿秀,上来歇会,喝口水。”

    那女子抹着汗远远叫道:“爹您歇着,我不渴,我薅了这一片就来。”

    赵老吉咂嘴点头,一屁股坐在树下的泥地上,捧起瓦罐咕嘟咕嘟喝了几口水。忽然想起来东家在旁边,于是将瓦罐递过来笑道:“东家,乡下人不懂礼数,该请您喝水的。您请,您请。”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个被赵老吉喝过的瓦罐上,那瓦罐有些年头了,黑乎乎的上面似乎全是污渍。里边的水上飘着草叶子,还有一只不知何时飞进去的飞虫飘在水面上张牙舞爪的挣扎着。

    张延龄本能的想拒绝,但忽然也学赵老吉一屁股坐在泥地上,接过瓦罐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马全黄四在旁伸着脖子瞪着眼发愣,自家侯爷可是精细人,吃东西挑剔之极,不干不净的他可从来不碰。此刻居然坐在泥地上捧着那脏兮兮的瓦罐就喝水,这可真是见所未见。侯爷昏迷醒来之后真像是变了个人一般了。

    谈如青看着张延龄这么做,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她走到一旁用一只白帕子铺在地上,也坐了下来。

    “好水,甘甜的很。解渴。”张延龄抹着嘴巴上的水渍赞道。

    赵老吉脸上露出笑容来,张延龄和自己一样坐在地上,也不嫌脏。还赞自己的水好喝。在心里赵老吉一下子便觉得张延龄亲切了起来。也不知听谁说,东家建昌候是个刻薄跋扈之人,现在看来似乎也不像是那种人。...

    《第18章 害虫》章节内容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