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章 复发

    傍晚时分,张延龄感觉身子有些不适,也没什么胃口。早早的让杏儿她们打来温水想洗个澡早些上床歇息。衣服脱了一半,前面来报,太子奉皇上和皇后之命前来探望侯爷。

    “太子?”张延龄脑子里蒙了一下,猛然冒出‘正德’两个字来。弘治朝的太子不正是姐姐的独子朱厚照么?未来的正德皇帝。那可不能怠慢,虽然按照辈分来说,自己是他的舅舅。

    张延龄赶紧穿好衣服来到前宅大厅,只见厅前厅后多了不少腰悬兵刃全副武装的护卫走动的身影。家中仆役都不被允许接近,管家马全远远的站在后门口探头探脑,见张延龄过来凑上来道:“侯爷,太子等的着急了。”

    张延龄摆摆手迈步进了大厅,只见一名身着锦衣的十几岁的少年正坐在椅子上满脸的不耐烦的动来动去,旁边站着三四名身着内侍服饰的人。其中一人身材矮胖面色白皙的太监,看年纪似乎在四五十岁的样子。那人正拿着一把折扇给椅子上的少年扇风。

    “臣张延龄见过太子殿下。让太子等候,着实不该,还望太子殿下赎罪。”张延龄快步上前欲行大礼。

    椅子上的少年正是朱厚照,今年刚刚十三岁。见到张延龄到来,朱厚照站起身来忙摆手道:“舅舅不用行礼,你身体有伤,怎可如此。快,刘瑾,扶舅舅起来。”

    那白胖内侍忙答应一声上前来搀住张延龄的胳膊,口中笑道:“哎呀,侯爷快请起来,身子要紧。听说侯爷头破了,再一磕岂不是伤上加伤?”

    张延龄听到刘瑾二字身子微微一震,原来这太监便是大名鼎鼎的刘瑾。自己应该见过他才是,只是记忆恐怕又缺失了。

    张延龄借势起身,道谢之后落座,抬头看朱厚照的脸,看到的是一张稚气未脱但却显得老成稳重的面孔。谈不上多俊美,但自有一股富贵威严之气。


    朱厚照也在打量张延龄,看着他头上包着绷带青布,于是笑问道:“舅舅看起来精神的很,伤势应该恢复的不错吧。”

    张延龄忙道:“多谢太子关心,伤势恢复的很好。”

    朱厚照点头道:“那就好。前日听到消息,说舅舅受了重伤,人昏迷不醒,说是没救了,母后哭的甚是伤心。现在舅舅没事了,可真是万幸。午后母后便叫我来探望舅舅。这不,还带了许多补品药物过来。”

    朱厚照朝地上一指,厅中空地上摆着几只箱笼,进门时张延龄便看到了,原来是些药材补品。

    “多谢皇上皇后挂心,教他们担心了,延龄着实不安。都怪我不该与人争执,失足摔了下来,差点送了性命。”张延龄道。

    刘瑾用他的公鸭嗓子在旁笑问道:“侯爷真是仗义,听说侯爷上午在刑部大堂撤诉了,说是失足自己摔下来,跟朱家小公爷无干。哈哈哈,朱麟那小子算是走运了。侯爷居然饶了他。刑部闵大人他们可是一阵白忙活,哈哈哈。”

    张延龄心中一动,原来这件事连刘瑾都知道了。刘瑾确实敏感,听他话意,似乎看破了自己的意图。

    “刘公公说笑了,...

    《第10章 复发》章节内容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