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章 两难

    不过今日朱佑樘急着去往坤宁宫倒不是因为朝上的国事心忧。虽然今日朝会上确实有些烦心事。比如南京工部尚书萧桢上奏南京水灾泛滥,说六月以来连降暴雨,江河暴涨,南京城的大水漫到了东门内,深达五尺,淹了许多民房,百姓受灾严重。新河口两道水坝都垮塌了,码头上的船都被冲到大街上了。又有琼州知府余俊上奏,黎族首领符南蛇蛊惑当地族众造反,攻克了好几座县城。

    这些事倒也罢了,洪涝干旱等天灾之事难以避免,只命人善后赈济便是了。边民小族造反也不是一回两回,地方卫所兵马可以去镇压。拿了贼首之后处死,以儆效尤。事后安抚边族,便可解决。唯一让弘治不开心的是户部员外郎席书在朝上上奏,说自己沉迷斋醮之事,耗费国库银两巨大,说内务府这几年多从户部支取银两,数额高达百万之巨。还说寺观皇亲侵占民田,要自己下旨革除责令退还云云,这让弘治心里有些恼火。

    自己确实花了些银子在斋醮之事上,但自己节俭勤勉,从不在其他事上靡费奢侈,花几个银子在斋醮上怎么了?自己还不是希望通过此举为大明江山祈福,供奉神灵祈福请愿难道不是天经地义?至于皇亲权贵们侵占民田之事更是可笑,这些人都是自己的亲戚啊,国公侯爷们都是为大明朝立下过汗马功劳的啊,自己怎么能薄待他们?封赏些田地给他们,让他们日子过的好一些这有什么错?大明朝虽然是朱家的,可是没有这些人帮衬,大明朝能稳固么?席书的脑子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难道要朕对皇亲勋贵们刻薄不成?朱佑樘当庭便斥责了席书。若不是席书的出发点是好的,恐怕要给他些惩罚才好。

    这些事情确实让人恼火,但是此刻朱佑樘最关心的却是张皇后的家里发生的事情。自己那个小舅子,张皇后的幼弟建昌候两天前从三楼摔下来了,据说脑袋都摔破了,人也昏迷不醒,这件事可着实让人揪心。建昌候张延龄可是皇后最疼爱的弟弟,皇后得知消息后担心的要命,愁眉不展哭了许久,自己看着心都碎了。本来自己是想让皇后去探望的,但是自己这几天身子也不适,皇后不肯去,要留在宫中照顾自己。不过好在昨天中午传来了好消息,说张延龄从昏迷中苏醒了,而且似乎并无大碍。皇后这才放了心,自己也放了心。

    但是今天上午刑部正在审理这桩案子,此刻也不知道有没有结果。皇后也一定在等结果,自己得去陪着她。虽然说这件事自己觉得有些棘手,但是皇后家里的事情就算是得罪了勋贵们也是没办法的,皇后的开心比什么都重要,她是自己最在乎的人。

    朱佑樘从前殿出来朝着后宫方向大步流星的走,身旁的太监侍卫都有些跟不上他的脚步。路过乾清宫自己的住处的时候,朱佑樘停下脚步吩咐随行的太监道:“去将昨日送进宫的西瓜用冰镇了送到坤宁宫来,皇后喜欢吃。这大热天的,她身子弱,恐受不得暑气。”

    太监忙应了自去取瓜,朱佑樘脚步不停继续往坤宁宫走。进了坤宁宫的院子,几名太监宫女见到皇上来了,连忙行礼。

    “皇后在何处?”朱佑樘...

    《第7章 两难》章节内容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