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新舍友

    周煜文从小性子比较独,也不能说不爱交朋友,就是三十岁的男人,和二十岁的男人注定没有什么好聊的。

    总不能告诉这几个小伙子,金陵某家会所特别有意思,改天一起过去吧?

    在周煜文眼里,这几个人还是男孩,而周煜文已经是男人了。

    此时周煜文过来,宿舍四个人算是聚齐了,王子杰在那边散烟。

    刘柱看到煊赫门,说了一句乖乖,好烟啊!

    王子杰心中颇为得意,笑着说:“没有,普普通通。来,灿灿,抽烟不。”

    “我,”陆灿灿有些支吾。

    刘柱道:“唉,你别带坏小朋友了,灿灿,哥帮你抽。”

    说着,直接接过了王子杰手里递给陆灿灿的烟。

    王子杰也没在意,刘柱在那边抽着烟,絮絮叨叨的说,咱这里我年龄最大,以后我罩着你们,子杰你是老二,老周你老三,咱们三个要好好照顾灿灿知道不。

    王子杰抽着烟说:“啥年代了,还玩这个?”

    “那可不,我看电视剧不都这么演?”

    陆灿灿插不进去嘴,就重新坐到了位置上,周煜文对这个话题也没啥兴趣,把书包里的衣服拿出来整理了一下。

    整个宿舍,王子杰最感兴趣的周煜文,因为陆灿灿穿着普通,刘柱穿的更普通,只有周煜文穿着一身还说得过去的衣服,手腕带着一款还说得过去的手表。

    王子杰觉得自己应该和周煜文是一类人,便笑着过去攀谈,问周煜文:“老周,你这表是浪琴?”

    周煜文嗯了一声,笑着说,昨天才买的。


    “什么价格啊?我看看?”说着就要去看周煜文的表。

    周煜文对此倒是不拘谨,直接取下来笑着说:“打折时买的,不贵。”

    “这是什么啊?看着就洋气。”东北小城市来的刘柱高中的时候并不去了解这些东西,所以只是奇怪王子杰为什么会对这个表好奇。

    王子杰妆模作样的看了一会儿表,在那边说:“我爸也有一块浪琴,要一万二呢,老周你这表可以啊,八九千买的?”

    “没有,打折买的,不到六千。”周煜文笑着说。

    说出这话,刘柱表情一变:“就这一小块东西,六千多?乖乖,老周你是有钱人啊?”

    王子杰好奇道:“哪买的,我-也去买一个。”

    “这个好像是最后一款,昨天看到就买了。”周煜文说。

    衣服收拾的差不多了,周煜文把表要回来重新戴上,王子杰说,自己也想要买一块表,男人都应该有一块表。

    刘柱却说,一块表要我一年的生活费,也就你们这些有钱人玩得起。

    王子杰心里不屑:“六千多块的表算什么有钱人啊?我舅舅有一块表十几万呢。”

    “真假的?”刘柱显然更加难以置信。

    周煜文起身说要出去一趟。

    王子杰问:“你去哪?”

    “没带被褥,去...

    《第十九章 新舍友》章节内容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